理事聂震宁:一带一路”——出版走出去的新阶段

timg

一带一路”倡议对出版意味着什么?8月23日下午,第15届北京国际图书节期间的“红沙发”访谈上,“红沙发”的老朋友——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全国政协委员、韬奋基金会的理事长聂震宁给出了答案:“一带一路”对出版来讲,意味着一个新阶段的开始,而且中国出版界谁都绝对不能缺席。聂震宁这次分享的主题是“‘一带一路’——出版走出去的新阶段”。

向世界推送更多更好的中国作品,是责任与使命

“地方出版也好,中央出版单位也好,走出去是我们天然的责任和使命,作为中国出版行业的从业者,我们要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传播过程中向世界推送更多、更好的作品,这是我们天然的责任与使命。”聂震宁说。

中国出版业是国家整体建设的一部分,在“一带一路”过程中,中国出版业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也是聂震宁提到的责任与使命。在聂震宁看来,“一带一路”倡议实际上是通过传统的地域联系,进一步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推进中华优秀文化、中国出版行业走出去和引进来的倡议。

在聂震宁看来,中国出版走出去可分为3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便是要求走出去,这一阶段中走出去的比例是15:1,即引进来15个版权,输出1个。

第二个阶段是要加大走出去的力度。“这个阶段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版权输出从15:1缩小到2.6:1,而且要走到欧美发达国家,也就是国际主流文化市场。”聂震宁谈到,当时中国跟美国的版权贸易逆差是100:1。每年美国引进中国三五个版权,中国从美国引进300个。中国的版权更多走到了东南亚和海外华文地区,主要是亚洲。现在,中国与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的版权输出和引进的关系已经快速缩小。以美国为例,2015年中国引进版权不到200个,而输出到美国也有近100个,差不多是2:1。

第三个阶段,中国将不再以简单缩小差距为目标,而要更好地配合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我刚刚参加了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与德国知名出版机构斯普林格集团的签约仪式。包括11位院士在内的100多位中国专家,撰写了一套智能机器人理论与技术研究丛书。智能机器人是4.0时代,中国走在世界的前列。斯普林格是世界著名的出版大鳄,它们引进了50种。”聂震宁说,“一带一路”是中国出版走出去的新阶段。

国际环境复杂,更要因地制宜

“一带一路”让中国出版走到了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有机遇,也有挑战。

对于出版行业而言,文化差异是最大的挑战。“一带一路”倡议的沿线国家涉及66个国家50多个语种,光是印度就有4个官方语言。“4个官方语言中,每个官方语言都覆盖着几千万人,这就要求我们在走出去过程中与当地出版机构合作出版。如果我们没有掌握地方语言的能力,就要完全靠英语做中介,在这过程中就会面临很多困难。”在聂震宁看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由于宗教信仰、文化背景等各个方面都存在差异,因此在合作出版中的每个环节都体现出“复杂”二字。那么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国际环境之下,我们怎么引导出版走出去?

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本土的出版单位合作,最重要的是“因社制宜”。

“中国能够走在前面,我们这样的学术成果就能够走向世界,从这方面看我们在出版走出去方面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向高端迈进的过程。”聂震宁谈道,现在是进入国家战略重点时期,在这个时期要更多地开展合作,使得我们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得到更好的实现。“对出版人来讲,更要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按照国家的整体安排做好出版工作,这是我们的一个阶段性任务。”

在弘扬中华文化的路上,向“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输出图书产品,帮助他们进行文化建设,是中国出版走出去在这一新阶段的重要途径。

“虽然说在‘一带一路’倡议阶段,中国出版走出去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它同时又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聂震宁提到,现在的中国出版走出去要有一种“传教士”精神,中国出版人是中华文化的传播者。

“一带一路”倡议的层次越多,越给中国出版业提供机会。“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聂震宁说,甚至从一定意义上说,出版走出去会让这些国家对我们优秀文化认同感增加。

聂震宁介绍,近3年来,一批适宜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版传播的中国出版物加快了翻译出版进度,迄今为止,已经翻译成29个语种的中国图书在当地出版。我国出版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大了本土化、市场化、产业化发展的力度,据2015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统计,我国出版业正在实施或者已经立项即将实施的本土化境外投资项目多达52项,参与企业37家,覆盖“一带一路”大多数国家,形势很好。

“国际书展是加强国际传播效应的宽阔平台。”聂震宁感到,我国出版业积极参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国际书展,所产生的影响力正在迅速扩大。由于这些国家的民众对中国出版内容拥有浓厚兴趣,当地华人华侨也比较集中,增加了书展人际交流的亲和力,效果很好。

“一带一路”中,出版业要秉持自己原则

在“一带一路”的过程中,出版业也要秉持自己的原则。

聂震宁谈到:“我们还是要秉持原则。首先是传播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传播改革开放以来新的成果,传播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经济文化发展中的经验。”对于国际态度,聂震宁认为,都应该按照国家在国际交往中的基本原则来开展。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则:一个是要脚踏实地地完成每一项国际合作出版任务,跟“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也要有这样负责任的态度。“一定要跟对方有很好的合作,特别是一些小国,一些经济文化不够发达的国家,我们甚至要给它们更多的建议。”聂震宁说。

同时,还要坚持国家主导和市场经营有机统一、结合。“国家主导和市场运作要结合起来,使得它有再生能力,以及可持续发展能力。”

聂震宁介绍,“一带一路”倡议在文化和出版交流合作方面,许多工作刚刚开始,还需要不断创新改进。譬如,出版走出去,必须以内容为本,我国出版业应当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读者市场,主动做好内容和版权设计。在文化和出版走出去方面,必须以翻译为桥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涉及语种为52个,除英、法、俄、西、阿等联合国工作语言外,还有46个为非通用语种,我国极少拥有这方面的翻译人才,许多交流只好借用第三方语言英语,并不利于双方的深度合作,为此,亟须开展和加强多语种翻译人才的培养。还有,“一带一路”文化和出版交流合作还应当包括数字出版,在这方面,我国启动得比较早,应当利用先发优势,与相关国家形成更好的文化和出版传播的合作。

“我们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中国出版在国际上已经有一定的实力、一定水平了。”对于“一带一路”倡议阶段的中国出版走出去,聂震宁很有信心。“出版就是一点一滴的文化传播,要有‘传教士’精神,和吃苦耐劳的精神。”

“我们的出版人到了一些小国家、一些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做出版,还要有很好的信赖和精神,跟当地的民众有更好的文化交流,然后把出版物更好的想办法推送给当地的民众,而不是出了书就回国。”在聂震宁看来,中国出版人如果有这样的使命认识,职业认识,以及这样的职业精神,“一带一路”倡议在出版业就能做得更好、做得更大。

组织机构
·主席 ·秘书长
·副主席 ·副秘书长
·第四届常务理事(37人) ·常设工作机构
·第四届理事(209人)
官方微信